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夯实乡村卫生网 培育健康守门人──对抓好乡村卫生精准扶贫工作的一点思考

日期:2015-10-21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系统    阅读次数: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习总书记提出要精准扶贫,并将医疗救助纳入了“四个一批”的范畴(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移民搬迁安置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过医疗救助扶持一批)。近期,我到县政协办联系的油坊店乡三个村(党建共建黄良村、计生帮扶东莲村、扶贫攻坚石堰村)走访调研,深感乡村卫生精准扶贫责任重大,意义深远,值得加强。   
    一、油坊店乡及三个村卫生工作现状
    油坊店乡辖10个行政村,全乡人口2.7万余人,设有一所卫生院,10所卫生室,4所卫生站。卫生院现有职工26人,其中返聘2人,自聘2人,中级职称7人,初级职称17人。主要承担全乡的基本医疗、公共卫生、新农合、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等。
    黄良村总人口2948人,辖一所卫生室一所卫生站。村卫生室距离卫生院4公里,辖12个村民组,393户1486人,现有2名男性村医,均为中专学历,执业助理医师。卫生站辖14村民组,408户,1462人,有男性村医一人,执业助理医师。全村居民主要收入来源为茶叶及外出务工。村卫生室站均为2005年乡村卫生一体化项目建成,面积77平方米,房屋布局空间小,因年久失修均有漏水、墙体剥脱等现象。卫生站已不能满足现有卫生室所要承担的职能。卫生室2014年争取中央卫生投资项目5万元进行维修和改建,环境条件大大改善。
    东莲村位于油坊店乡西部山区,距乡卫生院16公里,辖30个居民组,824户,是一个3200多人口的大村。村卫生室由原来的东风和东莲俩个卫生站合并而成,现有村室人员4人,房屋是原来莲花山分院的土墙瓦顶四间,面积少,功能科室不全,房屋历经几十年风雨现在早已成危房。2014年,卫生局和乡政府利用中央卫生补助资金和整顿村容村貌筹资新建了五间新房,现主体基本完工,即将投入使用。村医4人均为男性,中专学历。村人口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470人,占总人口的15%,且居住分散,许多都是留守老人和小孩,村室人员几乎每天都要出诊为乡亲治病;由于处于高寒山区,道路崎岖,百姓看病就医十分不便,有时为了化验一个血常规都要坐车去30里以外的乡镇卫生院。
    石堰村距离乡卫生院8公里,设有一所卫生室、一所卫生站。辖21个居民组,805户,3018人。卫生室有村医一名,卫生站有村医一名。卫生室站房屋建于2004、2005年,均存在空间少,功能科室布局不合理,年久失修等问题,
医改后,三个村卫生室的功能逐渐转变为以基本医疗、公共卫生、新农合门诊统筹为主,承担辖区群众的慢性病随访、健康教育、儿童营养包发放、预防接种通知、基本医疗、新农合政策宣传、门诊统筹任务。同时充当群众家门口的药店,收入主要为一般诊疗费、药品零差补助,月人均收入2000多元。
    二、存在的问题
    ──随着卫生服务均等化的要求,村级卫生室、公共卫生服务任务越来越重,要求越来越高越精细,村医压力大。部分村医观念还未完全转变,怀念个体行医,不愿执行基本药物制度,甚至白天在卫生室,晚上在家接诊病人;有宁愿看病也不愿做档案的思想,还有的年龄大的村医,电脑操作困难,无法适应工作。
   ──卫生室诊疗设备落后。靠“老三样”已不能适应现代的诊疗要求,急需增添部分医疗设备(如心电图、血常规分析仪等);卫生室站面积小,科室设置不够合理。村医收入相对较低,单靠自筹资金维修难以承受,急需改善卫生室的诊疗环境。
   ──公共卫生服务对象大部分均为留守老人,对健康知识不重视,致使相关卫生服务落实困难,群众满意度低。
   ──农村因病致贫人口相对较多。走访石堰村15户有5户家有病人,加上2户智障儿家庭和一户残疾人家庭,有8户系因病致穷。据黄良村村书记反映全村有20户因病成为特殊困难户。
  ──村医队伍严重老化,后继无人。全乡村医32人,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所有的村医都是本村人,大部分为子承父业。本村学医的很少,没有年轻人愿意回村当村医。村医养老机制还不健全,急需出台相应政策,加强村级卫生网底建设。
    三、抓好乡村卫生精准扶贫的几点建议
从走访的三个村及乡情况看,我县村级卫生事业发展欠帐多,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尤其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家庭较多。一些家庭因为缺乏必要的健康知识和基本的健康服务,致使小病变大病。有的家庭因病失去劳力,缺少了致富的内生力量,最终陷于贫困。群众没有健康,势必生活无保障,更不能实现小康。因此本人建议将“夯实乡村卫生网,培育健康守门人”列为全县精准扶贫的重要内容。
   (一)将村卫生室房屋等硬件建设纳入村级公共服务设施内容,改善村医服务条件。我县村卫生室、站房屋、大多建于2005年前后,当时资金均通过村医集资方法解决,形成建设债务近千万元。2008年后,根据发展需要,县卫生局对原村室(站)有计划地将150个村卫生室进行了维修和改扩建,目前,尚有近百所村卫生室需要加固维修或重建。一是建议县政府将过去村卫生室建设债务纳入县、乡医疗机构统一管理,争取在两年内还清。同时,要积极从卫计委、扶贫移民局、村级公共服务项目中安排经费,采取“公建民营,政府补助”等方式,支持村卫生室(站)建设和设备采购。要将村卫生室建设与村级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农民文化乐园建设同步安排,同步规划,同步改造。二是改善村卫生室基础设施,要增加必要的常用设备,如冷藏柜、空调、眼底镜、二代身份证刷卡器,开通光纤宽带,建立新农合、基本公共卫生、药品出入库管理和在线会诊及培训等信息系统,与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实现互联互通。三是加快普及村级“健康一体机”。该设备具有数字化、智能化、便携式的特点,能够检测血糖、心电图等若干健康信息并直接传输到基层卫生信息系统,可大幅度提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工作效率。这是村卫生室告别传统“老三件”,适应数字化时代新要求的迫切需要。
   (二)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夯实为民健康服务网底。乡村医生是当地群众的健康守护人,主要负责向农村居民提供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并承担卫生计生部门委托的其他医疗卫生保健等相关服务工作。要将因病致贫户列为卫生精准扶贫的重要对象,在新农合政策、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方面予以倾斜照顾,坚持常年提供有效的卫生保健服务。要将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作为深化基层医改的主要措施来落实。要贯彻省政府办公厅皖政办〔2015〕18号《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实施意见》,争取在“十三五”期间,使我县乡村医生的年龄、学历、执业资格结构更加合理,执业环境进一步优化,基本建成一支素质较高、适应农村基层需要的乡村医生队伍,更好地保障农村居民享受均等化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基本医疗服务。当务之急是解决好“一多一少”的问题,即按每千人配一名医生,我县乡村医生多近300人;按照50%的乡村医生需执业助理医师的以上资格的要求,我县少近300人。解决的问题,建议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减少已到龄在岗的村医,即对具有乡村医生资质、从事村医工作10年以上60岁以上的村医,劝其退出,每月落实不低于300元的生活补助;对从事村医工作年限或年龄达不到上述条件的,比照解决老村干遗留问题的做法,予以适当生活补助。解决的问题,可采取“村医乡管”的办法吸收年轻的、中专以上的医学院校相关专业毕业生加入。即符合条件的由乡卫生院统一招聘,比照乡医在编在岗人员落实报酬;也可以每年新招一批乡卫生院医护人员,以乡为单位补充到村室工作。全县村医队伍要稳定在650人左右。同时还可以采取定期培养、岗位培训方式,尽快充实建起合格的村医队伍。
   (三)规范乡村医生诊疗行为,提高村级公共卫生服务能力。一是要管好用好现有村医队伍;二是要严格村医执业准入;三是要加强村医队伍的管理的考核,规范服务行为。在村卫生室执业的医护人员必须具有相应的资格并按规定进行注册。新进入村从事预防、保健和医疗服务人员,应当具备执业助理的资格。要按照《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等规定,切实加强村医执业管理和服务质量监管,对村医考核,严防形式主义、走过场,考核结果作为乡村医生执业注册和财政补贴的主要依据。同时要加快推进村卫生室“标准处方集”试点使用工作,遏制村卫生室“三素一汤”(维生素、激素、抗生素、输液)不合理使用现象。尤其是要加强乡村医生医风医德教育,做到文明行医,以德树名;治病救人,彰显医魂。考核村医要发挥乡卫生院的管理作用,主要考核乡村医生提供基层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数量、质量、群众满意度以及学习培训情况等。要创造条件拓宽乡村医生的发展空间,在同等条件下,乡镇卫生院优先聘用获得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乡村医生,进一步吸引医学院校毕业生到卫生室工作。
   (四)加快推进医疗联合体,巩固完善县乡村一体化卫生服务体系。一是要建好县级医院,发挥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在县域医疗服务及指导健康保健工作的“龙头”作用。鼓励、支持两家县级二甲医院牵头,分别组建区域性医疗服务联合体,用利益机制推动“分级诊疗”和“双向转诊”在县内实现,减少病人外流,方便群众就近接受县级水平的医疗服务,努力实现“90%的住院病人不出县”的目标。二是要推进县乡村一体化管理,推动乡镇卫生院领办村卫生室。从源头上、从基层抓起,整体提升公共卫生服务水平。要巩固乡村卫生一体化管理成果,全面落实“五统一、两独立”,逐步做到:村账乡管,村员乡派,百姓健康,县乡村齐抓。在对村医队伍逐步改造分化(优晋、老退、劣汰)的基础上,通过三至五年的努力,逐步将普通卫生院与村卫生室融为一体,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院办院管”,普通卫生院与村卫生室共同成为农村卫生服务三级网(县、乡中心卫生院,乡村卫生院室)的“网底”。

(金寨县政协办公室   舒成科)